七星彩走势图表近50期
中國文學走向更多國家 科幻掀起“新浪潮”
發布時間: 2019-04-16 04:54:20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 瀏覽次數:394 評論:0

【南美僑報網訊】近日,《中國文學海外發展報告(2018)》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以上疑問都能在該報告中找到回答,該報告展開了一幅中國文學海外發展新圖景:進入21世紀后,海外對中國當代文學的關注已超過了對中國古典文學的關注。中國文學已走向了更多國家和地區。其中,小說、詩歌仍為重頭戲,而科幻文學已成為一張新名片。

《中國文學海外發展報告(2018)》(以下簡稱報告)是對中國文學在海外的發展情況進行的一次“普查”。來自北京師范大學、北京外國語大學等國內高校近20位專家學者組成了調研團隊,對2015年至2016年度中國文學海外的發展情況進行動態跟蹤調研,并對2012年至2014年的情況進行了對比和回溯。調查范圍涉及美國、英國、俄羅斯、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印度等眾多國家。報告主編、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姚建彬關注中國文學海外傳播十余年,為時兩年的調研分析,讓他看到,中國文學海外發展的版圖正在擴大、音量正在提高。

1.新名片:中國科幻文學掀起“新浪潮”

中國科幻文學走出去的“第一步”要回溯到1964年,老舍的長篇科幻小說《貓城記》英譯版由密歇根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出版。半個世紀后,中國科幻文學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國際可見度”。劉慈欣、王晉康、韓松……仰望星空的中國科幻作家已將他們的作品帶入了12個語種的國家,國際科幻界、媒體及大眾讀者的關注與好評紛至沓來。2016年,法國《世界報》就在其副刊以“首開先河”為題,整版報道了中國作家劉慈欣,稱“這位多次獲獎的作家開辟了中國科幻小說更具顛覆性的復興之路。”

《中國文學海外發展報告(2018)》顯示出的一大亮點就是,科幻文學在中國文學海外發展進程中異軍突起、成績斐然。

——2015年5月及6月,世界頂級學術期刊《自然》(Nature)在其專刊“未來”中分別刊發了中國科幻作家李恬的《水落石出》和夏笳的《讓我們說說話》。這是該欄目開創15年來,首次刊登中國籍科幻作家的作品;

——2015年至2016年,中國科幻文學共有4部長篇小說、65部中短篇小說獲得英譯并且首版或再版。4部長篇小說中3部來自劉慈欣的《三體》三部曲,而《三體》已經獲得8個語種的外譯,截至2016年6月,《三體》三部曲全球累計發行量超過16萬冊。

——近兩年,美國著名科幻文學雜志《克拉克世界》和科幻電子雜志《不可思議》加快了對中國科幻文學作品的刊載頻率,有時每隔一個月就發表一篇。

自2015年8月劉慈欣捧得雨果獎最佳長篇故事獎開始,中國科幻文學便打開了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門。“科幻小說已成為中國文學海外傳播的新名片。”姚建彬說,這不只是國內學者的判斷:早在2013年,美國韋爾斯利學院從事中國科幻與文學研究的副教授宋明煒就在文章中首次提出了“中國科幻文學的‘新浪潮’”這一概念,指出中國科幻文學在走向世界的過程中產生了“現象級”影響。

2.重頭戲:類型小說出版搶手,詩歌外譯30余國

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街頭的許多公交車車身上,印著一則新書廣告,紅色絲絨上鋪著木格,一顆骰子放在其中一個格子中,顯得十分醒目,書名是西班牙語“EI Don(解密)”,一旁的廣告語寫著“誰是麥家?”——這是2014年6月西班牙行星出版集團在投放的《解密》一書的廣告,共投放了18條公交線路,可見其推廣力度與誠意。甚至曾有評論稱,麥家在海外圖書市場上掀起了一股“麥旋風”。

“中國當代小說是中國文學‘走出去’的重頭戲。”山東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姜智芹通過調研發現,諜戰等類型文學對外翻譯崛起,“諜戰小說中,有一半以上是在國內一出版就被國外譯者看中,迅速著手翻譯,并由國外的出版社出版。通俗文學的諜戰類小說比純文學出手迅速,豐富了海外認識了解中國的途徑。”

在純文學領域,一個標志性事件是2012年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姜智芹認為,進入21世紀以來,純文學作品在海外的傳播態勢看好,不僅海外譯介數量不斷提升,題材也日趨多樣化,調查數據顯示,2012年莫言作品在美國銷量達到巔峰,為19534冊,其后幾年銷量總體穩定在3000冊左右。此外,一些學者指出,法國是譯介莫言作品最多的國家。

在當代詩歌領域,“中國作家協會書記處書記、詩人吉狄馬加的詩歌在海外的成功譯介可謂異軍突起。”同濟大學教授孫宜學負責中國當代詩歌海外發展調研部分,他認為,“吉狄馬加代表了中國當代詩歌‘走出去’的最高水準和最好水平。”據統計,從2005年第一本詩集外譯起至2014年,吉狄馬加的詩集已由22家出版社出版,被翻譯成20多種文字,走入近30個國家和地區。

同時,當代詩歌對外傳播的整體版圖面積也在擴大。孫宜學認為,與2012年至2014年間中國當代詩歌主要向英、美、德等傳統文化大國譯介不同,2015年到2016年,中國當代詩歌“走出去”的勢頭繼續走高,新增了20多個國家和地區。在土耳其、蒙古國、波蘭、塞爾維亞等近30個國家和地區、20多種語言,出版了包括楊煉、西川、歐陽江河、于堅等中國當代詩人的個人詩集34部。

3.大趨勢:中國文學既要“走出去”,也要“走進去”

中國文學海外發展的最主要趨勢是什么?

在姚建彬看來,與2012年至2014年相比,自2015年起,中國文學海外發展景觀更加豐富多樣。這一動態情況反映了一個事實:中國本土的當代文學創作是豐富多樣的,海外讀者也正日漸積極而主動地追蹤中國當代文學的發展軌跡。

例如,2017年韓國《亞洲經濟報》刊載了一篇題為《3億3千萬人被深深迷倒,中國網絡小說引起市場大爆發》的文章,以肯定的態度指出“中國網絡小說現已延伸到全世界,成為外國人了解中國文化與中文的窗口”。2015年至2016年,《瑯琊榜》《花千骨》《云中歌》等中國網絡小說被陸續引入韓國。

從各類海外版權輸出數據、圖書銷量及讀者反饋來看,海外的出版商、翻譯家、漢學家和普通讀者,已經將關注中國文學的眼光,從傳統意義上的小說、詩歌、戲劇和散文,投向了中國當代的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懸疑小說、推理小說、盜墓小說、諜戰小說和各種當紅的網絡小說。姚建彬說,這一現象給我們的啟示是,推動中國文學在海外的發展,不僅要著眼于把當代中國最優秀、最出色、最具時代特色、最能反映當下中國經驗的純文學作品推介出去,而且要放寬眼界、拓展思路,向非純文學要發展版圖。

中國文學海外發展的版圖擴大、音量提高的背后,是我國政府層面的“送去”與國外譯者的“拿來”并行不悖。官方與民間協同努力,促就了中國當代小說海外發展的良好局面。姚建彬說,近年來,我國通過“經典中國國際出版工程”“絲路書香翻譯資助項目”“中國當代作品對外翻譯工程”等項一系列項目資助、獎勵中國圖書翻譯和海外出版的項目。這些項目有力地推動了中國文學作品多語種版本在全球的熱銷,使其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

不僅要“走出去”還要“走進去”,姚建彬說,我們也要看到,目前,中國文學在世界文學版圖中的可見度仍不夠,兒童文學的海外傳播未得到足夠重視。此外,還要積極推動版權代理人制度,據姚建彬介紹,作家阿來《塵埃落定》一書版權被30個國家購買,輸出后能在海外市場取得成功,與版權經濟人的成功推薦與運作是密切相關的,阿來也曾明確表示:“對于當今作家來說,應付商業其實比較困難,所以經紀人可以幫到一些,這樣便于讓作家去安心專注于文學創作。”

(編輯:曉舟)

網友評論 登錄 | 注冊
最新評論
七星彩走势图表近50期 体彩为什么停售 一品娱乐注册 98098彩票网地址 黑龙江时时官方网站 天北京pk10精准计划 广东麻将规则 北京塞车pk10官网开奖 可以出票的假彩票机 福彩3d计划 五分快三稳赢法